www.125345.com

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:20200528 【字体:

  www.125345.com

  

  20200528 ,>>【www.125345.com】>>,曹禺在1984年1月24日致祝鸿生的信中说:“这些天可以说日夜赶《日出》电影稿本。

   ……方达生,那么一个永在‘心里头’活的书呆子,怀着一肚子的不合时宜,整日地思索斟酌,长吁短叹,末尾听见大众严肃的工作的声音,忽然欢呼起来,空泛地嚷着要做些事情,以为自己得了救星,又是多么可笑又复可怜的举动!我记得他说过他要‘感化’白露,白露笑了笑,没有理他。不像不久前离开我们的敬爱的茅盾同志,他的《子夜》概括的生活面非常广阔,而且时间、地点非常具体……”  茅盾的《子夜》对曹禺创作《日出》直接起到了示范作用,也对《日出》的排练演出有着极大的参考价值。

 

  曹禺还讲到一件事,他说过去有一个大电影明星,有一次见到他,兴奋地对他说:‘万先生,我演你《日出》中的陈白露真是如鱼得水啊!’他幽默地说:‘我心想,这可糟了!’导演刁光覃则干脆明确地对我说:‘你把陈白露知识分子一面演出来,这个人物你就成功了一半’”。茅盾的《子夜》出版于1933年,曹禺的《日出》发表于1936年。

 

  <<|www.125345.com|>>一次一次地经验许多愉快和不愉快的事实,一字一字地记下来……(摘自曹禺《〈日出〉跋》)  “日出”与“子夜”  曹禺深入生活底层写出《日出》第三幕,感染了很多观众。

   她作为交际花的一面是次要的,作为知识分子的一面是主要的。导演欧阳山尊在《〈日出〉导演计划》中这样写道:“在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下,非但工人阶级的遭遇更加悲惨,农民不得不在啼饥号寒中过日子,城市小资产阶级的生活也更加艰难了。

 

   ”1984年,应上海电影制片厂之邀,曹禺和女儿万方合作,亲自执笔将《日出》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。我忍着刺骨的寒冷,瑟缩地踯躅到一种“鸡毛店”找他们。

 

   1956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首次排演《日出》前,导演欧阳山尊要求每一个演员都要读《子夜》。我得了个好教训,我明白以后若再钻进这种地方必须有人引路,不必冒这类无意义的险,于是我托人介绍,自己改头换面跑到“土药店”和黑三一类的人物“讲交情”……为着这短短的三十五页戏,我幸运地见到许多奇形怪状的人物,他们有的投我以惊异的眼色,有的报我以嘲笑,有的就率性辱骂我,把我推出门去。

 

   但当时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出受当时社会思潮偏“左”的影响,没有准确地把剧本的内在含义表达出来。这些回忆有的痛苦,有的可笑,我口袋里藏着铅笔和白纸,厚着脸皮,狠着性。

 

  (环彦博 20200528 环彦博)

信息来源: 湖南日报    责任编辑: 环彦博
相关阅读